贵阳最具知名度的品茶工作室

时间:2021-12-12 14:33:59      作者:

在这条红砖绿瓦斑驳的小巷里,有一股淡淡的绿茶香味。


走进我的院子,深秋的一棵梧桐树下,放着一张檀木桌子,上面放着两个棕色的陶瓷茶杯,一壶热气腾腾的开水和一盒鲜茶。这绿茶似乎沾了晨露,空气中荡漾着沁人心脾的清香。


哦,那是爷爷又在泡茶了。


我停下手中的毛茛,看着爷爷泡茶。他直挺挺地坐在凳子上,卷起袖子,挑出茶叶中的杂质,用手将茶叶均匀地糊上。然后,他用长满老茧的手轻轻地抓了一把,洒在杯底,接着是第二杯。我被迷住了。两杯茶一样多。爷爷满意地笑了。他提起茶壶,热水如瀑布般倾泻而下,一滴没掉在地上就掉进了小巧玲珑的茶杯里。爷爷没等热气上来就把茶盖上了。


茶被盖住了,但我无法隐藏的是冒出来的缕缕茶香。趁爷爷不注意,我偷偷搬了一个杯子,轻轻掀开茶盖,杯子里的茶展现出优雅的姿态,柔软而漂浮。用无色的白开水将茶叶染成绿色,茶面宛如无瑕的翡翠和缥缈的蓝宝石。突然,一只手按下了茶盖:


“时间还没到,傻姑娘!”


直到几片被岁月覆盖的枯叶从树上飘下来,爷爷才慢慢拿起冲泡好的绿茶,晃了两下,在杯口轻轻吸了一口气,热气钻进了他浓密的胡须,顺着嘴唇流进嘴里,抿了一口,啪的一声咂巴嘴,惊呼:“好茶!”我迫不及待地想喝一大口,但我说:“好苦啊!”爷爷笑了,点上一支烟,抿了一口,又抿了一口,香气扑鼻。爷爷只是微微笑了笑,看着绿色蔓延,但他没有说话。


当时天真地以为童年的美好是永远的。树壮茶苦,爷爷总会一丝不苟地给我泡茶。


"流光很容易把人扔掉,让樱桃变红,芭蕉变绿."爷爷老了,再也不能灵活地从山上采茶,放在砂锅里翻炒,品茶的老习惯也变了。我长大了,长高了,褪去了孩子气的脸,不再玩孩子气的毛茛了。爷爷还住在巷子里,我已经搬到城里了。他让老乡送我一盒绿茶,珍藏了几年。这是爷爷一直不愿意喝的最后一盒。发的时候还附上了一张歪歪扭扭的纸条,上面写着八个字:用心品茶,用心做人。


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小时候总觉得苦,半途而废。爷爷想让我知道品茶就像品人生。当然,我不能辜负他的期望。按照爷爷的做法,我像猫和老虎一样泡了一杯茶。茶面上有绿色,茶香温柔,萦绕在我的指间。雾气环绕,迷惑了人们的眼睛,呼吸,啜饮,充满香味。


总有淡淡的苦味,苦味里总有淡淡的香味。就像生活一样,幸福中有苦,苦中有乐。人生十有八九不如意,有一两件顺心的事就够了。


爷爷的茶总是让我明白很多…